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北京夺回工业增速冠军!科兴中维、国药北京生物贡献全国新冠疫苗八成产量

2022-11-26 13:01:42 3077

摘要:作者 | 严瑞编辑 | 杨中旭2005年,首钢整体搬离北京,落户河北曹妃甸。3年之后,北京的全国经济中心定位,也让渡给了上海。彼时,谁也不会想到,北京制造业会在21年后卷土重来。2021年上半年,北京工业增速同比大增41.4%,高居全国首位...

作者 | 严瑞

编辑 | 杨中旭

2005年,首钢整体搬离北京,落户河北曹妃甸。3年之后,北京的全国经济中心定位,也让渡给了上海。彼时,谁也不会想到,北京制造业会在21年后卷土重来。

2021年上半年,北京工业增速同比大增41.4%,高居全国首位。而在2019年底,这一增速还仅为3.1%。

▲ 数据来源:北京市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在这份令人惊讶的答卷背后,隐藏着一二线城市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转型升级密码。


01

一鸣惊人


上半年,北京的工业和软件信息服务业合计实现增加值6127.6亿元,占全市GDP的比重为31.9%;前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比全国高出25.5个百分点。来自北京官方的说法是:这主要由电子信息和生物医药两大支柱行业的“双轮驱动”,其中,前者增长了25%,后者猛增了290%!

数据来源:北京市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这得益于天量疫苗接种市场。境内,14亿人每人接种两针,短期市场空间就有28亿剂之巨;境外,还有数亿人嗷嗷待哺。

而两家在京疫苗公司——科兴中维和国药北京生物——累计贡献了全国疫苗产量的八成。

北京市经信局副局长姜广智说,上述两家新冠疫苗企业累计向国内供应超15亿剂、保障全国90%以上接种需求,产值突破1220亿元。

多家券商估算,新冠灭活疫苗单支利润预计在50元左右,新冠疫苗净利率可达40%-50%。

新冠疫苗巨大的经济效应,也可从相关药企业绩窥见一斑。

5月25日,中国生物制药(01177.HK)发布公告,公司一季度营收72.4亿元,同比增长16.4%;归母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118.5%;联营企业并表收益达14.76亿元。

如此漂亮业绩,与其对科兴中维的投资有强相关性——中国生物制药在2012年12月增资5.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3亿元),获科兴中维15.03%股权。

2020年,科兴中维实现全年营收14.31亿元,净利润9.84亿元,似未完全发力;等到2021年中,疫苗产能爆发,便有国泰君安、中信证券等券商预计,科兴中维今年一季度将实现净利润100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在上述狂飙突进式增速背景下,内地疫苗产能仍有巨大释放空间。

首先,世界疫苗市场仍在持续扩大。新冠病毒变种毒株的不断迭代,疫苗需求仍紧俏。据《EvaluatePharma World Preview 2020》预测,2024年全球疫苗市场规模将达到448亿美元,2026年则将达到561亿美元。

其次,我国新冠疫苗接种人群距群体屏障目标仍有距离,接种需求饱和;多家疫苗研发制造企业将在国内获批上市,产能仍将加速释放。

截至8月12日,全国累计报告接种新冠病毒疫苗18亿3245万剂次,完成全程接种的人数为7亿7704.6万人。这个数字并不能达到群体免疫需求。钟南山表示,若想实现群体免疫,疫苗接种率要在80%以上。

疫苗接种初期,新冠疫苗研发的尖端需求,和全社会普遍接种的刚需结合,使得赶在最先获批上市的两家北京疫苗企业,轻而易举拿下十几亿客户市场。

但这并非是某种巧合,而是北京长期布局生物医药等尖端行业的果实。


02

跨世纪的“863”


1986年,美国提出星球大战计划,一群中国的老科学家们也针对性地提出“要追赶世界高新技术”的建议。也就是说,本次生物医药的发力,只是北京市高新技术产业规划蓝图中的一条分支。

据中科院人士回忆,邓小平次女邓楠的丈夫张宏,曾任中科院原科技开发局局长,是张宏曾建言邓小平,直接促成“863计划”的出台。

1986年3月3日,王大珩、王淦昌、杨嘉墀、陈芳允四位科学家,向国家正式提出“跟踪世界先进水平,发展中国高技术”建议后,经邓小平批示,国务院批准了《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纲要》。

图源网络:(左起)王大珩、王淦昌、杨嘉墀、陈芳允

1988年5月,国务院批准成立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即中关村科技园前身。1991年,邓小平又挥笔为“863计划”工作会议写下题词:“发展高科技,实现产业化”。

政策、人才、教育、技术的高集聚大规模发展模式下,中关村科技园成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标志地。至今,中关村产业科技园“一园十六区”的辐射型驱动模式,已经带动互联网电子信息、生物医药、卫星应用、新能源等产业在北京市遍地开花。

以生物医药为例,2002年初,北京市政府就颁布《北京生物工程与医药产业振兴纲要》,12月31日正式决定在大兴工业开发区建设中关村科技园大兴生物医药基地。

基地孵化项目包括:

中国中医研究院、国药集团、同仁堂集团、绿谷集团为龙头的中药研发及生产核心区域;

三元基因、北生药业为龙头的生物制品生产及研发核心区域;

恒利制药、协和制药为龙头化学药生产及研发核心区域;

双鹤药业、麦邦医疗设备、浚达丰医疗器械为龙头,形成医疗器械和制药设备研发及生产核心区域;

军事医学科学院药物所、中国医科院药物所为龙头的药物研发创新核心区域。

而上述项目只是生物医药产业园区一角。

同时,中关村孵化平台不止孕育产业,同时也是政府试点自主创新体制机制的模范区域。人才特区建设计划,企业税收减免政策,企业融资精准服务制度,政府引导重大科技成果落地中标……

科兴中维研发投产在即的关键时刻,北京市经信局到科兴中维设立了驻场办公室,上门解决企业困难,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科兴疫苗的最终投产。

当然,北京市几十年的具体发展中,在城市规划、产业布局问题上并不是完美的。与高新产业园区相对的低级产业和过剩产能,发展中出现的规划偏差,都会成为建造世界级高新技术区这一目标的障碍。


03

接棒2016,我们还需要什么?


2016-2017的北京,混合着大扫除一般呛人的气息。“清理低端人口”、“淘汰低端落后和过剩产能”,北京产业升级之路进入换血阶段。

巧合的是,“863”计划也正式宣布,在2016年完成使命、退出历史舞台。计划完成使命,恰好说明,北京市要真枪实弹彻底走向高新技术发展之路。


数据来源:北京市历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对比生物医药、计算机通信两大高新产业与传统燃料加工和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的工业增加值的增速,能清晰看出——2014年左右开始,以红色折线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制造工业,在增速和随之而来的累计增量上,完全超过了以绿色折线为代表传统制造业。

换血的几年间,人们对北京经济发展的信心曾有断崖式下跌,这也是今年北京工业增速引发惊呼的原因所在。

首都大城市疏散产业失败先例犹在,如二战后东京一度衰退,影响到日本全国经济形势。1968年,东京都市圈兴建筑波科学城,东京人口向筑波疏解。但这一主观的美好愿望,在之后二十年间完全破灭。后来,日本不得不出台了中心城活性法,促使要素重新向中心城市集中,才在上世纪80年代让东京经济发展形势转危为安。

担忧与不解下,如果说我们看不到北京市当年换血的真正价值,那么今年,生物医药在疫苗窗口增速290%的腾飞或许能说明一二。

不过,高新技术发展是一项“与时间做朋友”的长期工程。目前摆在北京甚至中国高新技术企业面前的难题,至少有二,还是以新冠疫苗为例。

一方面,对于北京来说,如何保住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继科兴与国药之后,康希诺、智飞生物、沃森生物与艾博生物紧随其后——这不仅是先后问题,更是除开政策红利之后,对企业自身技术的严峻考验。

另一方面,对北京甚至全中国来说,如何出海?以约翰·霍普斯金大学仅认可辉瑞、Moderna和强生三甲公司新冠疫苗的政策为例,抛开疫苗保护效率争议,中国疫苗势必要与国际顶尖技术、世界市场长期碰撞。而出海之难,想必所有国内研发型技术产业都自有感悟。

自2016年接棒“863”计划后,也许我们的高新技术发展,仍需砥砺前行。


(作者为《财经》研究员,实习生汉雨棣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